当前位置: 主页 > 佛祖论坛 > 内容

热门内容

眼前过佛祖心中留

时间:2017-10-11 23: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春节时,我曾跟老爸提过,过完年就辞职。因为我妈早年去世,我一直在外面读书工作,都是自己照顾自己,老爸相信我能决定自己的生活,所以他没有太多意见,只说“如果你不开心,那就辞职好了”。

  当我过完年准备离家时,老爸还我少带行李,免得到时候换工作去了别的城市,搬家不好搬。可他并不知道,我辞职之后是要做一个四处流浪的“无业游民”。如果我当初告诉他,他还会不会如此宽容地接受我辞掉那个所有人都羡慕不已的工作?其实我也没底。

  如今我人在泰国,老爸突然打来电话,要是我若无其事地接听,按照以往经验,没有半个小时肯定结束不了,那我的话费肯定要大出血。我坐在考山的边摊,盯着一直响闹不停的手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接不接?接不接?”我捧着手机问Jared,像是捧着一颗滚烫的山芋。Jared耸耸肩,表示无奈。Jared同样没告诉家里人说他辞职出来旅行了,但在我们从杭州出发之前,他老妈正好给他打了电话,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再打,Jared暂时不用考虑这个烦恼。

  我没准备好怎么跟老爸解释,就当没听到手机来电,过一会它不响了,我松了口气。

  老板将我们点的咖喱饭和冬阴功汤端上桌,我想还是先饱餐一顿再说吧,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对付老爸。

  吃饭吃到一半,手机又响起来,还是老爸,我依然没接。过了一会,老爸发短信过来,问我怎么总不接电话?他非常担心。

  “不好吧?他会更担心的,要是叫我马上回国怎么办?”我知道我爸管不了我,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发起脾气来,我还是有所的。毕竟在家里人看来,好好的工作不做,辞职出来玩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理解的事。

  想来想去,都没想出一个好办法。饭快吃完时,我收到姨妈的短信,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妈去世之后,我跟姨妈关系最好,老爸一有事情解决不了就把姨妈搬出来与我沟通。

  我想,通过姨妈来做个过渡未尝不是好办法,因为从小姨妈就是最理解我的人,万一老爸有什么,她还能先帮我撑一撑,所以就给姨妈回短信说,我在国外,不方便接电话。没多久,姨妈回短信过来,说她知道了,叫我在外面注意安全,回国了再给家里打个电话。

  唉……回国?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国。我摇摇头,打算先不想这个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看老爸的反应再见风使舵,呃……不对,应该是随机应变。

  第二天,我们去了大王宫,这应该是曼谷最口水的景点,挤满了各色游客,在和神像前摆着各种奇怪的造型留影。

  虽然大王宫金碧辉煌,但实在打动不了我,我“例行公事”地拍下一张拍立得相片,因为我想这个金碧辉煌的应该最能代表曼谷吧。

  接着我们又去了附近的卧,看遍各种各种佛,从柬埔寨一直看到泰国,我实在提不起太大兴趣了。

  下午我们打算逛暹罗广场,其实就是曼谷的商业中心,去寻找泰国偶像电影里曾见到过的那些浪漫场景。曼谷的轨道交通费用很贵,出租车相对来说却比较便宜,我们合计了一下,打车去暹罗广场可能更省钱,就找了一辆颜色鲜艳的粉红的士拦下。

  曼谷的交通状况实在不敢恭维,我们遇到的每一个红灯几乎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看前面车也不多,可红灯就是迟迟不变绿。

  的士司机悠然,我们在后面看计价器跳得飞快感觉心惊肉跳。直到车价跳得比我们坐轨道交通还贵很多的时候,我们终于没有耐性了,决定下车步行。

  结果,在曼谷步行同样令人抓狂。曼谷的道像蜘蛛网一样错综复杂,那些名看不懂,并且不清,每一条道都分出好几条巷子,用英文写出来全叫Soi。我们经常看到各种同样编号的Soi,实际上完全不是同一条,最后我们都被绕得晕头转向了。

  曼谷尽管是一个以旅游经济为支柱产业的城市,但是离开游客聚集区,当地人的英语也并不灵光,发音比马来西亚人还奇怪。每次Jared派我去问,我都失败而归,跟那些曼谷当地人讲英语简直是对牛弹琴,就像一个白人老外突然闯进了年轻人都去上班,只剩中老年人和小商小贩的中国社区一样,任你有三头六臂都没用。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再搭的士。不知道为什么,当的士司机得知我们要去暹罗广场,纷纷拒载。我们以为他们没听明白,Jared就翻出导游书上的泰文地址指给接下来的司机看。那些司机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又摇摇头,还是表示拒载。即便我们坐上了车,都会被他们赶下来,一溜烟跑远。这让我们纳闷不已,暹罗广场到底是个什么神秘的地方?

  最后我们只好拦住一辆Tuk-Tuk,Tuk-Tuk车夫开出了比的士高一倍的价钱。可那时候我们只想离开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鬼地方,管不了那么多,赶紧爬上车。

  跟暹粒的Tuk-Tuk不一样,曼谷的Tuk-Tuk开得像赛车一样。Tuk-Tuk一都在逼仄的小巷里穿行,难怪出租车不愿载我们,因为这些小巷子出租车根本钻不进来。Tuk-Tuk司机长着一张不太友善的脸,车又开得飞快,转弯时,侧面的两个轮子几乎快离地了。

  “我觉得开始有点像泰国电影了。”我偷偷告诉Jared,“只不过是凶杀电影。”

  Tuk-Tuk车夫中途跑错两次,下车问了其他车夫才好不容易找到传说中的那个暹罗广场,看来曼谷的混通不仅让外国人晕,连在本地跑车的车夫同样找不到北。要不是暹罗广场最终出现在眼前,我真怀疑那是一个被虚构出来的地方。

  暹罗广场热闹非凡,许多打扮入时的年轻人穿梭其间,不时看见身着米校服的少男少女挽手经过,真的进入了泰国偶像电影的场景。后来我们还看到了去年被红衫军的Central World,以及曼谷最著名、香火最旺的四面佛。

  曼谷的夜晚才是这座兼容并蓄的国际化大都市开始展示它本真面目的时间,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有怎样奇特的兴趣爱好,你是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又或者是世界上的极少数人,曼谷都用它宽大的怀抱来接纳你,你沉睡已久的内心,并让你真正感受到放松和所带来的快感。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及曼谷闻名遐迩的。所谓食色性也,人生的乐事很大程度上都源于对这两种的满足。

  虽说泰国是传统的佛教国家,但泰国的佛教属于在东南亚地区流行的南传佛教支派,并未受到东亚儒教文化的严重影响,泰国人在性问题上的程度可以说是其他亚洲国家都无法企及的。

  是隆区的帕蓬夜市是曼谷最著名的之一,各种酒吧毫不避讳,灯红酒绿,张牙舞爪。为了招揽客人,各商家都极尽挑逗之,帅哥们穿着火辣辣的紧身衣,如果你不想招来麻烦,走时千万要目不斜视,因为你稍微定睛看她们一眼,她们就像被水声惊动的蚂蟥一样,会迅速贴到你身上来。

  “要进酒吧去看看吗?”在帕蓬夜市吃完晚饭,Jared征询我的意见,因为他刚才通过餐厅里的无线网络查到酒吧的表演大概在9点半开始,眼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当然看!”已经到了曼谷,机会难得,不看白不看。我们都是成年人,在酒吧看看表演,又不做出格的事,也算体验当地特有的文化嘛。

  着实令我大开眼界,那是我第一次欣赏如此劲爆奔放的现场表演,白花花的在舞台上晃来晃去,跟澡堂子似的,为了最大限度地色欲,很多节目充满原始,失去了应有的美感。

  再看看,大部分都是丑陋肥胖的老男人。在这种酒吧里寻欢的年轻人竟然很少,单纯满足兽欲的卖春表演恐怕还是饥渴压抑的中老年男人更爱看吧,年轻人应该都去Pub跳舞,互相搭讪了。

  在看完表演,时间差不多接近凌晨,夜市已经收掉,帕蓬变得冷冷清清,就像狂欢过后掠过心头的一丝。我和Jared拦了一辆的士回考山,上我看见一拨拨晃晃悠悠的行人在夜色中蹒跚而行,以及边随处可见的四面佛,佛龛里幽幽地泛着冷光,让人不禁心生。

  我不知道四面佛每天望着身边这群至死的凡夫俗子,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眼前过,佛祖心中留。泰国,真是一个纠结而神奇的国度。

相关推荐